澳门萄京8455

科教兴国

中国青年报:探访一所特别能考研的大学

发表时间:2004-10-12编辑:网站编辑:路明点击:次

  

  一条长达约10米的条幅从四楼悬挂而下,十几个黄色大字在暮色渐浓的曲阜师大校园依然十分惹眼:“热烈祝贺化学院考研率高达67.8%”。条幅下方,几块大宣传板上贴满了考上研究生的学生照片。每次经过这里,大二的小刘都忍不住要看一看,“很受鼓舞和刺激,两年后我也要让自己的照片贴在这里”。

  
曲阜师大化学院已经连续3年高居全校考研率榜首,今年,在301名毕业生中,有280人报考了研究生,其中204人被录取。全院共49个学生宿舍,其中14个宿舍的82名同学全部考取研究生。一个60人的班级,56人通过复试,54人被录取。

  
该校3864名2004届本科毕业生中,2932人报考了研究生,报考率达76%,其中1389人被录取,考研率为35.95%。

  
记者手中有一份该校教务处提供的“2004届毕业生考研情况统计表”,列举了一连串惊人的数字:中国科学院56人、北京大学9人、北京师范大学45人、厦门大学32人、南京大学26人、南开大学36人、中山大学27人、华中科技大学21人、中国人民大学14人、复旦大学8人、北京航空航天大学11人———在今年该校被录取的1389人中,有20%的考生汇集到了这10所重点大学和中国科学院。

  
在化学院,有163人进入重点高校和科研院所,占通过复试人数的79.9%。教育科学学院今年有5人报考厦门大学高等教育学专业,全部被录取。

  
毫无疑问,这是一所“特别能考研”的大学。“从2000年以来,应届本科毕业生的考研率一直保持在30%以上。”这句话,出现在该校党委书记9月8日《在庆祝教师节暨迎评动员大会上的讲话》中。

  
记者来到了这所位于孔子故里、因考研而声名大振的高校。

  
考研就像第二次高考 

  
“西联一教室”是曲阜师大的通宵教室,位于建校时兴建的一栋青灰色建筑里,条件相当简陋,但却为热心考研的同学所钟爱。9月19日21:40前后,雨声淅沥,先后有7位同学背着书包来到这里。他们是从将要熄灯的图书馆赶过来的。

  
教室里坏了3盏灯,光线也有些暗淡。但除了记者在东张西望外,很少有人抬头。记者在教室里走了一圈,数了数,除两人外,其余的46人都在看有关考研的书籍。

  
22:45,还有近30人在,大都在看“考研政治辅导讲义”和英语之类的书。22:50,西联其他教室熄灯。

  
23:40,还剩下最后两人,记者和其中一位同学小声攀谈起来。他说:“连老师都讲,考研就像第二次高考。”对老师的这句话,这位同学很有同感。

  
身处曲阜师大,大多数同学会不由自主地去考研。类似的话,记者在采访中听到次数最多。该校教育科学学院院长宋广文说:“在这里,不考研是一种压力,你考我不考,我就是另类了,会觉得很别扭,没有了方向,在同学中也不合群。”

  
上这所大学出发点就是考研 

  
23:50,还有最后一位同学,身子单薄,戴副眼镜,正在看《洞察考研:硕士研究生英语入学考试历年试题解析》。这位同学姓徐,物理学专业大四学生,准备跨专业考研。

  
进入曲阜师大之前,他在山东潍坊学院学习了半年。他说自己转学到曲阜师大来的一个重要原因,“就是这里的考研率很高”。“来曲师的人,基本上都想考研,考研是我惟一的出路。”他淡淡地说,语气坚定。0:00,记者离开时,雨下得更大了,小徐还在。

  
选择曲阜师大就是为了考研,有这种想法的同学不止小徐一个。他的话让记者想起了之前旅游管理专业一位大四女生说的话:“高考失利,我就想找一个考研率高的学校,当时填报高考志愿时,对曲师的高考研率就有所了解,所以毫不犹豫选择了它。”

  
这位女生笑逐颜开的模样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:“踏进曲师,我的一只脚就等于迈进了重点大学研究生院的门槛。”

  
对这位女生的看法,曲阜师大教务处处长闫珂柱教授表示了认可,他说:“这句话不过份,不管你考进来的分数怎么样,只要努力,80%的希翼是有的。”在他看来,学校如此高的考研比例对高考考生很有吸引力。

  
闫处长说,近年来曲阜师大在省外,特别是在高校和研究机构中名声大震,这与考研率大增有关系。“全国只要有研究生点的院校和科研机构,就有大家师大的学生。”他告诉记者,从三四年前开始,省外就有同类学校来学习取经,“他们不太相信,大家怎么会有这么高的考研率”。说这番话时,闫处长始终面带微笑,时而大笑两声,自豪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
晨读的书声与一天10节课 

  
9月20日6:30,曲阜师大图书馆。在走廊上,有5人正在高声朗读英语。在4楼的“文科现刊阅览室”,记者看到,大部分位置上已经有人,空着的位置也已被各种考研资料占满。记者又在其他三间阅览室转了转,根本就找不到一个空位子,满眼都是考研书籍。

  
不断有人走进图书馆,然后离去,另寻他处。历史系一位大四学生已经连续4天都没有在图书馆找到位置,但他每天早上都会来看看,“因为这里学习氛围最好”。

  
7时,记者随历史系这位同学来到了综合教学楼,早起的同学们汇成了股股人流朝里涌。在离教学楼几米远的地方,记者就已经清楚地听到里面传出的读书声,声音并不整齐,热烈而嘈杂。在一楼,记者随便找了两间教室,推开门,几乎座无虚席,学生都在大声读着英语。恍惚间,记者像是身处某所中学。

  
在一间教室里,记者看到了一份数学科学学院的“2004~2005学年第一学期课程表”,课表按一天10节课安排,从早上7:30上第一节课,晚上的课从19∶00开始。以2004级“数学与应用数学”专业为例,从周一到周五,其中周四10节课,其余均为7节。该专业2003级的学生1周有3天每天要上9节课以上。

  
9月20日14:05,已经超过上课时间5分钟,数学科学学院陆院长、田书记等4位院领导正站在学院门口,远处几名学生见状,连忙撒腿跑了过来,一位领导发问:“你们不知道几点上课?”陆院长先容,安排学院领导、教研室主任和辅导员每天早上和下午上课前在门口催促学生上课,这种做法已经实施一年多了。

  
教育科学学院院长宋广文在分析该校为何能有如此高的考研率时,则相当自豪地对记者说:“很多院系要求大一大二的学生上晚自习,而且要点名,这是很多大学都没有的。通过这种方式控制你的时间,形成风气后,许多人都能自觉地上晚自习。” 


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国教育报 科技日报 中青在线 科学网 中国自然资源报 湖北日报 长江日报
  • 官方微博
  • 官方微信
  • 官方抖音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