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萄京8455

科教兴国

四年内和嫦娥有个约会——对话探月首席科学家

发表时间:2004-03-02编辑:网站编辑:路明点击:次

  

  探月计划与美国巧合


  记者:记得小学课本中有一篇《月球之谜》,还配有一张1969年人类首次登月的照片。而“嫦娥奔月”、“广寒宫”等传说都表明中国人自古就对月球充满了深厚的感情,中国学者是什么时候开始研究月球的?


  欧阳:陆陆续续有40年了。因为没有条件,大家只能靠搜集和利用别人的资料进行跟踪研究。


  记者:1月14日,美国总统布什宣布了新空间计划,30天后我国公布了首次探月计划,这是对美国的回应还是一次巧合?


  欧阳:我国搞探月计划不是凭空想出来的。人类的航天活动大致有三个方面:应用卫星、载人航天和深空探测。前两领域我国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就,下一步进行深空探测是科学技术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。其实我国酝酿探月计划已有10年之久了。1994年我国就提出了探月初步构想,此后的10年间,大家主要是在进行各方面的系统论证,今天提出这个计划是一步步走过来的。


  “嫦娥一号”有四大新意


  记者:与国外相比,探月卫星“嫦娥一号”的科学目标是否有自己的特色?


  欧阳:探月工程我国是第一次尝试,比别人晚了40多年,在不完全重复其他国家已做过的工作外,大家还是有一些特色和新意的。


  记者:哪些新意?


  欧阳:大家的科学探测主要有4个目标:第一是为月球“画像”,也就是要通过各种手段获取月球表面影像和立体图像。之前,虽然别的国家已做过类似的工作,但图像中却存在很多空白区,这次大家的目标是环月卫星要完全覆盖全部月球,包括从没有涉足的南北极部分区域;其次,以前美国曾经对月球上5种有用元素做过分布规律与含量的探测,这次大家希翼扩大到14种元素,对月球的一些有用资源进行更为全面的前景评估;第三,就是要探测月球表层土壤厚度,这也是国际上第一次进行全月球的月壤厚度探测。获取厚度数据后,再根据模型估算出月球表面氦3的含量和分布,氦3是今后重要能源之一,所以这项工作很有意义;第四,则要研究地-月空间环境,这对于地球环境和人类社会的发展都是至关重要的。


  怎么算出总投资14亿元


  记者:能透露一下“嫦娥一号”究竟什么时候能升空?


  欧阳:国家航天局的领导向公众宣布的发射时间已经很明确了,2007年前发射第一颗环月卫星。可能是2006年,也可能是2007年,但具体哪一年我不能透露,这个大家要保持统一口径(笑)。


  记者:也就是说,2007年之前卫星是肯定要发射的?


  欧阳:当然了。大家已向中央打了包票,就是拼了老命也得完成的!


  记者:算算也就不到3年的时间,你感到时间紧迫吗?


  欧阳:非常紧迫!时间和任务都很明确了,现在大家的研究人员基本上没有节假日,工作起来没日没夜,大家都憋足了劲。


  记者:我国月球探测第一期工程的总投资为14亿元,是怎么算出来的?


  欧阳:探月项目的预算过程是严格且科学的,也经过了各方的论证。之前我个人一直在强调一句话:“第一次探月工程的花费也就相当于修建两三公里地铁的钱”,14亿元在北京正好是修建两公里地铁,与预算相当。


  探月计划回报有多少


  记者:对于中国发射月球探测器,国内科学界个别人存在怀疑和反对的态度,因为他们认为中国探月不太可能在科学上取得重大突破,你怎么看?


  欧阳:目前在中国科技界存在着一种浮躁现象:有点急功近利。打个比方,小孩刚生下来,不让学趴,不学走,不学跳,就直接逼着他跳芭蕾,这是很不现实的。这是大家第一次搞月球探测,已经比别人晚了40多年,大家提出的科学目标已经有了很多新意,这相当不容易。当然,大家也可以提出更多的科学目标,保证别人都没有做过,而且是最先进的,但有现实意义吗?我对科学目标定义的理解是:科学的设想和技术能力的有机结合。仅仅有空想、幻想,却不能实现,这没有任何价值。


  记者:这次探月计划中有些科学目标是在重复以前别人做过的工作,你怎么看待这种重复?


  欧阳:技术的发展是需要继承的,必要的重复从提高技术和训练人才考虑,意义重大。目前各国的探月成果资料虽然是公开的,但很多核心和原始的数据大家却是拿不到的,这就必须要求大家有一些必要的重复。


  记者:美国在“阿波罗计划”中投入了200多亿美金,但却带来巨大经济效益:最后大约每投入1美金就有4-5美金的回报。在经济回报方面,我国的探月计划有什么详细的预算吗?


  欧阳:要知道,1比4-5的回报也是美国完成“阿波罗计划”后若干年后估算出的,现在让我说出回报率具体是多少,这个账很难算。不过毫无疑问,这种回报肯定是有的!月球探测在火箭、卫星、通讯、测控、遥感、材料、仪器研制等技术方面要求很高,这就需要科研人员去攻关和实现,由此带动一系列基础科学和高新技术的发展,这些技术向各方面转移后,会最终带动科学技术的快速升级。神州5号载人飞船发射成功,全国人民士气大受鼓舞,中央还提出了“载人航天精神”的概念,值多少钱?更难以估量了。


  成功有几分把握


  记者:做事难免会有成功和失败,你对“嫦娥一号”绕月工程的成功有几分把握?


  欧阳:40多年来,各国筹划的90多次月球探测,只有40多次取得了成功,而34次火星探测中约有2/3以失败告终。大家一直在努力工作,努力把每一个细节做好,做到万无一失,也坚信一定会成功!非要说出有80%或90%的成功率,很难!谁会算命啊(笑)。


  记者:如果一旦遇到失败,大家还会坚持把探月计划做下去吗?


  欧阳:首先,大家坚信会成功,大家也一定会坚持做下去的!月球吸引着整个地球的目光,虽然联合国签署的《月球条约》规定月球不属于任何国家,但却允许有能力的国家去开发利用。也就是说,谁先开发,谁先得利。


  问题比常识多100倍


  记者:据了解,目前参与探月计划的科研人员中,有不少是近年甚至是近两三年才转入这一领域,现在人才方面存在问题吗?


  欧阳:对于人才大家永远是没有满足的。不过,人才不等于他把一切都学好了才算是人才。人才需要边干边学,边成长。包括我自己,虽然在专业方面已有40年的研究历史了,也积累了一些常识,但其实我积累的问题更多,问题甚至能超出常识的100倍,这就需要不断去学习、解决和进步。


  担心过人才流失的问题吗


  记者:听说你有40多个学生在国外工作,绝大多数在美国。而且这次美国“勇气”号计划中,有很多非常年轻、能干的华裔科学家参与了,其中火星着陆系统总工程师也为华裔。听到这些,你担心过人才流失的问题吗?


  欧阳:不担心。目前参与探月项目的研究人员都十分努力,每个人都有自己明确的任务,可以不夸张地说他们工作不分白天黑夜。他们都有自己的坚定信念,就是要为国家效力,为民族争光,推动科学技术的进步,这也是做人的一种基本觉悟。


  记者:有没有想过从国外召回一些流失的人才?


  欧阳:刻意从国外召回人才目前还没有想过。不过随着政府不断调整政策、创造条件,相信在国外的人才会有一大批人主动要求回国加入大家的项目。


  记者:这次探月计划会考虑国际合作吗?


  欧阳:国际合作是必然的,但大家的合作有自己的原则:一、合作不能受人控制;二、合作一定要为我所用。


  记者:我国公布探月计划后,有国家提出要与大家合作吗?


  欧阳:到目前,美国、日本、俄罗斯等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向我国提出了合作意愿,相信随着项目的开展,国际合作会越来越广泛。


  再次触摸月岩,这不是梦想


  记者:40多年中,对于月球,你完全是进行“空言无补”式的研究吗?


  欧阳:很幸运!1978年我亲手接触过月球的样品,并开展过研究。


  记者:讲讲当时的经历吧。


  欧阳:1978年,当时美国总统卡特的安全事务顾问布热津斯基访问中国时,赠送给了当时的国家主席华国锋一个特殊礼品———一块小指尖大小的月球岩石样品。样品铸在一个类似于凸透镜的有机玻璃盒内,看着很大,但其实只有1克的重量。后来华国锋同志就把样品转交给了科研部门要求研究。由于当时全国搞天体的研究人员很少,有关部门很快就找到了我。拿到样品,我当时就请来了全国大约近百名各方面的研究专家,并制订了详细的研究计划。


  记者:好像样品并没有用完?


  欧阳:对。1克的样品虽然很少,但对于做各方面的研究已经足够。我当时把样品小心切成了两块。一块用于做研究,另一块保存了起来。月球毕竟谁都没去过,后来我就把剩余的0.5克月岩送给了北京天文馆,让公众去参观,现在这块样品至今还保存在那里。


  记者:研究天体快半个世纪了,你是不是很想在有生之年再次触摸到月球岩石,而且是由中国人自己采集来的岩石?


  欧阳:非常想!大家目标也很明确:第三阶段中国将在2017年前后完成采集月球样品并返回地球的工作。我今年才68岁,再次触摸到月球岩石,对我这不是梦想!毕竟它并不是遥遥无期,而是指日可待了。